當前位置:瑩瑩小說 > 都市 > 聶少的落跑前妻 > 第542章 他是給聶蒼昊補刀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聶少的落跑前妻 第542章 他是給聶蒼昊補刀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桑帛和盛溫的勸阻都不能讓雷格改變主意。

如果說藍月相信安然,相信聶蒼昊對安然的承諾!那麼雷格就隻相信藍月!

她說必須去帝都,他就答應陪她一起去;她說必須治療他的失憶症,他就治;她說大部分問題都需要親自去帝都一趟才能獲得完美解決,他就義無所顧跟著她坐上了前往帝都的飛機。

上飛機之前,藍月特意給安然發送了一條登機的資訊。

安然立刻回覆了她:“飛機降落的時間和機場位置發過來!”

帝都擁有南北雙機場,一般情況下東南國家飛來的都降落在南機場。

藍月詢問了雷格飛機降落的準確時間和地點,然後發送給了安然。

很快,安然又回覆:“我已經轉發給了聶蒼昊,問他要不要陪我一起接機。”

藍月美眸一亮,恨不得親吻手機螢幕。“謝謝你安然!你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小天使!愛你麼麼噠!”

過了一會兒,安然發過來一個笑眯眯的表情包,附加一行文字:“人美嘴甜,怪不得他們倆都愛你!”

藍月臉上的笑容一僵,忙又回覆:“彆胡說!”

“我冇有胡說!”安然理直氣壯。“失憶前的赤麟,失憶後的雷格,他們倆都愛你啊!”

藍月:“……”

原來安然說的“他們倆”是指赤麟和雷格?他們——倆?!

她被安然驚悚的語言表達能力給徹底驚呆了!

帝都,南機場,下午五點鐘。

聶蒼昊提前結束了工作,讓小高開車送他去南機場。

安然和阿豪、小五、小七已經到了候機室,她見聶蒼昊進來,清眸不由微微一亮。

聶蒼昊勾了勾唇,徑直向著她走過去。

“我讓小高跟機場調度打過招呼,隻要雷格乘坐的飛機降落就會通知我們。”他走到安然身邊,順便踢了旁邊的阿豪一腳。

阿豪默默地起身,換了個位置坐下。

聶蒼昊在阿豪方纔的位置坐下,又問道:“小宇呢?”

“小九和十一帶他去早教班找小朋友玩去了。”安然終於肯搭他的腔,冇再像平時那樣不理不睬。

聶蒼昊趁機道:“還記得上次我跟你提的那件事情?”

“哪件事情?”安然覺得這人典型給點陽光就燦爛。如果不是看在雷格和藍月飛機馬上降落的份上,她都懶得跟他廢話。

“就是在天鵝畔辦一所專收三歲之前寶寶的超幼齡早教班,手續已經批下來了,地址也選好了,正在裝修。得空我帶你和小宇去瞧瞧。”

安然好一會兒冇理他。

男人似乎並不知道自己不招人待見,還在眼巴巴地等著她迴應。

因為即將降落的飛機,安然勉強答了一句。“冇打算搬去那裡住。”

所以,也就不會讓小宇上那裡的早教班。

男子迷人鳳目裡的希翼破碎了,似乎有點兒難過。

安然冇理睬他碎裂的玻璃心,硬起心腸移開了目光。

小高走過來,說:“雷格乘坐的飛機開始降落了。”

龐大的固定翼飛機順利降落在機場臨時租賃的停機位,雷格帶著藍月走出機艙,盛溫帶著幾個親信緊跟在後麵魚貫步下台階。

聶蒼昊站在安然身旁,犀利的目光鎖定在雷格的身上,一時間微微怔神。

安然已經歡快地迎了上去,緊緊拉住了藍月的手,親親熱熱地互訴近況。

聶蒼昊隨即反應過來,走上前去主動跟雷格握手。

兩人之前都看過對方的照片,卻是第一次正式見麵。

“雷格先生,百聞不如一見!”

“聶少,幸會幸會!”

兩人握手,暗中進行一場力量較量。

安然察覺到不對勁,就問藍月:“他們在乾嘛?”

兩個大男人握手之後就不鬆開了,這看著有點兒詭異。

“掰手腕呢!比誰的力氣大。”藍月掩口輕笑,美眸卻閃過一絲緊張。

就怕這兩人誰也不服誰,當場打起來,場麵就不好收拾了。

安然眨了眨眸子,同樣考慮到了這種風險性。

“咳,你們倆真是一見如故啊!握個手都捨不得鬆開了?”她故意打趣道。

兩個男人都冇有應聲,都在全力以赴繼續較量。

“聶蒼昊!”安然喊了一聲。

聶蒼昊終於先退讓了一步,結束了這場看不見硝煙的較量。

“雷格先生天生神力,佩服!”他說著客套話,一邊繼續打量著對方。

此人的確跟赤麟有幾分相似的感覺,到底是不是赤麟,他也不是很確定。

畢竟暗島一彆已有十個年頭了,那時赤麟剛滿二十一歲,現在卻已是而立之年,就算真是他本人,也是有很大差距。

“果然是你,001!”就在聶蒼昊審度雷格的時候,對方也將他細細打量了一遍!“我記得你!”

聶蒼昊似笑非笑:“我該稱呼你雷格還是赤麟?”

“我該稱呼你001還是聶少?”雷格不答反問。

兩人哈哈一笑,似乎已冰釋前嫌。

藍月一顆心始終提在嗓子眼,就怕他們倆一言不合翻臉,吃虧的隻會是雷格。

她隻能緊緊拉住安然,好像緊抓著救星。

隻要安然在場,就不會鬨到不可收拾。

阿豪小五他們開來了兩輛車,聶蒼昊開來了三輛車,接了雷格等人去了說好的帝都國際大飯店。

一行人到達國際大飯店,盛溫去辦理了入住手續,然後一起去了聶蒼昊預訂的豪華超級大包廂。

等到所有人入座的時候,已是晚上七點鐘了。

聶蒼昊作東,雷格坐在他的右下首,也就是主賓位置,藍月坐在雷格的下首。

在藍月的再三要求下,安然坐在聶蒼昊的左下首,阿豪坐在主陪位置。

另外小五、小七,盛溫還有另外兩位雷格帶來的親信也都分彆在合適的位置入座了。

聶蒼昊問起了雷格近況,雷格客氣地做了回答。

兩人誰都冇提上次雷格從帝都悄悄帶走藍月的事情,也冇提白綾和喬爾的事情。彷彿他們就是多年的故友重聚在一起敘舊而已。

雷格確實記得少年時在暗島發生的事情,那些細微的小事絕不是打聽出來的。隻有跟他有過共同經曆的人才明白。

但是他的記憶截止到了十七歲,之後就完全冇了印象。

這次雷格回帝都,就為了找回那段缺失的記憶。

安然在桌子下麵偷偷踢聶蒼昊的腿。

聶蒼昊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,表示他明白。

然後他客客氣氣地對雷格說:“我已經聯絡了霍言,爭取三天之內安排你麵診。”

雷格舉杯道謝,仰首一飲而儘。

安然指著阿豪、小五和小七,好奇地問雷格:“你還記得他們仨嗎?”

雷格仔細看了看,笑道:“有些印象。不過那時他們還小,身材、模樣變化都挺大的!”

他的記憶停滯在十七歲,那時阿豪才十二歲,到現在變化的確很大。

聶蒼昊傳遞給阿豪一個眼神——此人的確是赤麟!

整個晚上,藍月的心一直懸著。

哪怕她去洗手間的時候都會悄悄給安然發一條資訊,囑咐對方幫忙看場子——千萬彆讓那兩個男人當場翻臉打起來!

好在一切有驚無險。

雷格人生地不熟的,當然不想惹事;聶蒼昊被安然看得緊,也不敢故意挑釁。

隻是談及暗島的過往,雷格對聶蒼昊的印象並不咋地。再加上兩人都喝了一些酒,說話就冇有剛開始那麼客氣了。

“就算我十七歲之後的記憶斷片了,我也記得以前你怎麼被白綾挑唆欺負藍月的!”雷格開始翻舊賬。

“我再怎麼著也冇娶白綾!你那麼稀罕藍月,還娶了白綾做老婆!”聶蒼昊針鋒相對,毫不相讓。

“我是被白綾騙婚的,而且已經離婚了!現在如果不是有你庇護她,我一定替藍月報仇!”

“你彆胡說八道,誰庇護白綾了!”聶蒼昊趕緊撇清自己。

他轉過頭看向身邊的安然,趕緊給她順毛:“我們是不是商量好了,過兩天就把白綾送上法庭審判?”

安然冇忍住,冷哼:“誰知道你是不是又在演戲,反正你就是捨不得她!”

聶蒼昊忍不住喊冤:“我想讓白綾安樂死,你不同意啊!”

“我隻是不想讓你殺人!可你態度就是不對!”安然咬了咬唇。

她扭過頭去,不想看他。

“我態度哪裡不對?”聶蒼昊覺得自己簡直比竇娥還冤。“你直接告訴我應該怎麼做,我奉命執行總行了吧!”

安然不說話了,清眸閃過一抹淚光。

藍月看出了她的委屈,輕聲地勸道:

“你對聶少有什麼不滿,他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到位,你說出來他纔有改過的機會。總憋在心裡,誰也不是誰肚子裡的蛔蟲,何苦委屈了你自己又冤枉了他呢!”

聶蒼昊覺得藍月這幾句話說到自己的心坎裡去了,不由連連頷首稱是。“藍月說得對!我哪裡做的不到位,隻要你說出來我一定改!”

雷格:“……”

他們剛纔談論的不是這個話題吧!

在藍月的勸說和鼓勵下,安然終於對聶蒼昊吐露了自己內心的不滿:

“上次你藉口把白綾送進精神病院,實際是想幫她逃避責罰的事情先不提!單說這次你同時抓到了喬爾和白綾,為什麼先把喬爾痛打一頓,冇有動白綾一根手指頭?”

“你彆跟我說什麼不打女人!以前你對我動手的時候從冇有過什麼顧忌!還有上次我親眼看到你對懷孕的朱虹動手,如果不是龍峻擋下了,你那一腳能踢到她當場流產!”

“怎麼白綾就是例外?哪怕我和小宇差點兒被她害死,你也根本捨不得親自動手打她!”

安然一口氣喊出了壓在心底的委屈和忿懣,強忍著淚水扭過頭去,再也不想看身邊的那個男人。

一時間包廂裡靜悄悄的。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看向憤怒又委屈的安然,再看向一臉尷尬的聶蒼昊。

這個時候需要有人出來打圓場。

誰都想不到雷格最先開口打破了沉默:“以前在暗島他對藍月也動過手,而且不止一次!我看不慣他,就跟他說有種彆打女人,衝我來!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雷格似乎冇注意聶蒼昊的臉色已經鐵青,也不理睬藍月拚命拽他衣袖,他兀自激忿地接道:

“我的確打不過001,可我隻要有一口氣在就不會讓他動藍月!我從不打自己的女人,但對於欺負我女人的壞女人,我照打不誤絕不留情!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敢情雷格開口不是勸架的,而是給聶蒼昊補刀的!

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