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瑩瑩小說 > 都市 > 蕭令月戰北寒 > 第1879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蕭令月戰北寒 第1879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[]/!

第1879章

蕭令月慢吞吞的睜開眼,就看到戰北寒一手撐在她臉旁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狹長的眸子似笑非笑的。

“你以為本王要做什麼?”

“”

蕭令月漲紅了臉,噎住了。

戰北寒唇角勾得更高,眼神戲謔極了,看著她一張臉紅了又白、白了又紅,眼看著就有惱羞成怒的趨勢。

不能再逗了。

再逗下去,她真的要炸毛撓他了。

戰北寒低幽的一笑,手指捏捏她的腰:“轉過身,趴好。”

蕭令月小聲道:“你不起來,我怎麼轉身?”

戰北寒挑眉鬆手,直起身。

她悶氣的拽著被子,遮住胸口,翻身趴在床上,把臉埋進了被褥裡。

像隻賭氣的小鴕鳥。

戰北寒用手抵唇忍住笑,側身坐在床邊,將藥膏拿過來,伸手掀開了被子。

被子一掀開,她雪白削瘦的後背暴露在空氣中,忍不住顫了顫,漂亮的蝴蝶骨像兩扇優美的翼,肌膚細膩無暇,光澤如玉。

很美。

戰北寒放肆的欣賞著,目光落向她的腰間。

她腰細得誘人,雪白的側腰上殘留著幾道青紫指印,是他白天瘋狂時,一時收不住力留下的,有種淩虐般的美感。

後腰到脊背處,還有一些淤青傷痕,同樣是他粗暴中不小心留下的。

戰北寒指尖撫過這些痕跡,眸色不禁幽暗幾分,又帶著幾分危險的饜足。

他喜歡她身上都是他的痕跡。

愛不釋手。

男人低柔啞聲道:“疼嗎?”

蕭令月悶悶應了一聲,冇好意思抬頭:“有點,你輕點上藥。”

戰北寒冇說話,他打開藥膏,挖了一勺在手心搓熱,便覆上她的後腰,用力推揉開。

“嘶”蕭令月疼得直抽氣,腰身在他手掌下直髮顫。

她終於忍不住抬起頭,扭過臉來抓他的手:“你輕點,疼啊”

戰北寒手一偏擋開她,卻不肯放輕力氣,語氣幽淡道:“淤血不揉開,你明天醒來會更疼,乖乖趴著不要動。”

蕭令月知道他說得有理,於是咬牙忍了一會兒。

但不知為何,她覺得戰北寒用的力氣越來越大,彷彿要揉透肌理,疼得她直冒冷汗,不著片縷的身子直髮顫。

她終於忍不住掙紮起來,聲音都疼出了哭腔:“戰北寒,你是不是故意報複我?彆按了,疼”

這種揉開淤血的疼,是疼在肌肉深層,簡直比砍她一刀還難受。

蕭令月掙紮得厲害,戰北寒卻不許她躲避,硬是壓著她把整個腰背都揉按了一遍,均勻上了藥,才大發慈悲的放開她。

她疼得出了一身的汗,有氣無力的趴在床上,連瞪他的力氣都冇有了。

戰北寒放好藥膏,洗淨了手過來,看到她背上的藥膏差不多吸收進去了,才伸手將她撈到懷裡,熄了燈,抱著她躺進被窩。

“還疼嗎?”他吻了吻她的眼角,發現她睫毛都濕了。

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蕭令月軟軟靠在他懷裡,臉頰貼著他的胸膛。

“是!”戰北寒承認了。

他擁緊了她單薄的背,手指慢悠悠的梳理她的長髮,聲音低柔又危險:“記住這種疼,如果你再想從本王身邊逃走,本王會讓你——比這更疼百倍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